对话urban bike单车设计师 跟着台湾器研所一起去兜风

时间:2014-02-06 12:11   编辑:dede58.com

为了让自行车回归早期的通勤功能,同时符合都市人在骑车时能兼具生活风格与实用性,台湾器研所(Gearlab)两位设计师张博翔与孙崇实,从设计、制造与生产各个环节出发,从无到有、步步摸索,耗费 3 年研发出城市自行车“Urban Bike”。

“Urban Bike”结合各种好看又耐用的设计于一身,有符合人体工学的ㄇ字型龙头手把、都市必备的置物架、越坐越柔软的皮革椅垫和省力的小轮径等,让使用者能每天在城市里大街小巷舒适地骑乘自行车。这次特别专访到器研所的两位设计师,他们也大方分享自行车设计过程中的乐趣与辛酸。

夏末初秋的凉爽早晨,我们拜访了器研所位于中山创意基地3楼的工作室。长方形的工作室被规划为两个区域,经过前端设计师埋首电脑工作的空间,我们脱了鞋踏上木质阶梯,脚下踩着榻榻米,坐在木质桌椅上,听着他们两位分享Urban Bike筚路蓝缕的设计经验与想法,分享着如何透过设计与生活连结,推广好看又耐用的美学生活态度。


器研所于台北市中山创意基地的工作室


器研所两位设计师创始人

Q:谈谈两位创立器研所的动机与过程?
 
孙崇实(以下简称孙):最初我们一起在华硕里工作,两个人很有话聊,也都喜欢户外运动像划船或爬山,在设计上,我们也喜欢思考一些大部分人不会想到的事情,刺激团队思考,但华硕这个品牌基本上还是以稳定经营为第一优先,因此我们会觉得想法较难有实际发挥的空间,后来刚好橙果招聘自行车设计师,我们也觉得设计自行车好像很好玩,就一前一后进了橙果,在橙果工作两年多后,决定开始自己设计自行车,便创办了器研所。


喜爱户外运动的两位设计师不仅设计自行车,也曾设计碳纤维的独木舟划桨,获得金点设计奖。

器研所坚持设计不只有绚丽外表,必须好看也好用
 
张博翔(以下简称张):一开始我们两个都从事3C产品设计,但是身为一个3C设计师,只能设计产品外观,以笔记型电脑来说,键盘设计不能改、结构设定也没办法改,因为那些都是经过市场验证后最经济的结果。于是我们很灰心,并开始思考有什么设计可以完全由设计师经手设计,且对产品完全负责?
 
我们认为,设计考量的观点除了产品卖相之外,也必须考虑实用性与耐用度,最后将「好看」与「好用」这两个优点紧密结合,但并非所有产品都有这种特质,所以基于我们两人都喜欢户外运动,就决定从户外运动产品着手。
 
以自行车来说,外观就等于是它的结构,设计过程不能像设计衣服一样,仅仅为了美化外观而给予其他多余的、无谓的设计。自行车设计完美地结合设计与工程,这种结合,对设计师来说也是一道门槛,因为并非每位设计师都可以处理这样的事情。

孙:台湾做了很多自行车代工,大多是运动为主的自行车,如山地车、公路车,生活用车却少,针对城市设计的自行车更少;且台湾自行车产业通常由工程师主导,很少是设计师。工程师对产品的结构、技术与材料的连结能力很强,但却比较难把自行车与人的日常生活做连结,工程师可以达到车体轻量化等技术性要求,但却难以理解一个好看、实用置物篮的需求。
 
而设计师的思考逻辑却是与工程师完全相反的。我们发现这一块也是台湾市场缺乏的,我们期待它发生,希望自行车能够融入城市,兴起自行车文化。
 
Q:什么样的原因让你们开始研发“Urban Bike”呢?
 
孙:台湾现在多数的自行车都是以运动为导向,并不符合使用者一般的行为与生活风格。以骑乘姿势来说,现行运动车、山地车需踩上半身前向前弯曲的姿势,但这不适合使用者每天在城市内通勤移动,都会自行车需要提供的是最自然、舒适的骑乘姿势。因此,我们重新调整设计把手与座垫的尺寸与样式,并参考北欧人体工学的设计逻辑才发现都会自行车需要的是U型的把手,它可以让骑士用很直觉的方式骑车。
 
此外,我们也把车轮径缩小,骑起来不但省力也便于穿梭在拥挤的城市空间,更设计了专利整合车锁、大容量货架、手工铭鉬钢车架、避免脏污的土除与链盖,以及自动照明的车灯等。
 
张:自行车的如果回归到日常通勤的使用,就必须回到早期的设计概念,像是台湾早期的自行车品牌「幸福牌」,还有养乐多自行车。设计师必须满足使用者对舒适与生活风格的双重需求,不能要使用者买后再去烦恼该如何选配本来就应提供的各种配件 。


这是一款适合在都市裡骑乘的单车,设计师位它选用 20 寸小轮径车胎,使单车长度缩短更容易进出电梯,前方设计了宽敞的置物空间,可放入 15 寸笔记本,再配上木质架底设计,放入矿泉水等小东西也不会掉落。

Q:设计过程中遇到哪些挑战?
 
孙:我们设计自行车的第一课是在橙果设计捷安特的案子,当时设计自行车不需要太多的生产知识,只要会画图、会设计,捷安特就会将我们的设计改成符合量产的作品,但要怎么改却不需要让设计师知道,我们那时候还天真以为,只要我们设计出来就会有人帮我量产出来。
 
张:那时候还不懂为什么他们要把自己的设计图改成另一个样子,还以为只要我们想要表达的部分能够设计出来,即便后来会进行一些调整,但生产自行车大概也就是这样,直到后来自己从头开始做时,才发现原来不是这样。




ㄇ字把的《New Boogie》外型复古且轻巧
 
孙:比如我们替自行车设计了一道弧线,制造端会延续设计概念,但是最后可能会将弧线切成3段,设计师不懂后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就会产生抗拒并质疑,「为什么要切成3段?」后来才知道,设计只是生产过程中的一块,成本与制造的因素,不是内行设计师是不会知道的,但商品要销售到市场,成本与制造一定要被考虑进去。
 
孙:后来我们去找工厂生产的时候,有些部分工厂会很直白告诉我们,「你外行、你们不懂、这不是这样做的!」过程中遇到很多挫折,必须每个细节与环节一步步搞懂、慢慢学,到今天都还在学,也发现原来很多事情以前都有人尝试,试过行不通后,就得换一个方法。

张:过去在橙果与捷安特合作,是捷安特设计师的身分,当我们提出新的设计想法,制造端会觉得这是业界龙头捷安特的新想法,任何一个概念都具有份量,大家也会配合试著去做,但后来我们自己设计“Urban Bike”,对制造商提出一样的想法,他们会直接说,「这不行,你们外行。」自己的基本功不足,不懂业界的规则、不了解产业背景,就得一家一家问。
 
孙:自行车是很复杂的产业,车上各部分的零件分属不同工厂,当初设计自行车时乱设计,以为画得出来就做得出来。例如,车管要多粗?事实上,车管由管材设计工厂负责,规格有大、中、小不同尺寸,必须特意挑选搭配,这些经验都要长时间累积,如果犯错就要付出很大代价,生产过程就会卡住。一般来说,设计师如果从来没有接触过自行车,至少要歷经两年的摸索学习才可能真正设计出一辆车。
 
张:以刹车系统为例,刹车把手是一家厂商负责,刹车线是另外一家、夹器又是另外一家、轮框或轮胎都是各拥其主,一台自行车上的零件都分属不同制造商,可以说是一个小小联合国,设计时为了这些东西跑了几十家工厂,都是必要的过程。
 
孙:因为规格的落差,如果某部分选了某一家的零件,可能又会影响到其他部分的零件规格,比如车架、轮胎、钢圈分属3家工厂,要兼顾实用与美观地组合在一台车上,就必须把所有零件、规格都要背下来,然后像是拼图般不断从细节重新修改、重新设计。
 
张:我们需要的零件与其他运动用车很不一样,像是生产一些优雅复古零件的厂商大多搬到中国大陆去了,这些东西可能20年前台湾有在生产,但工厂的模具大多荒废了,于是我们必须带著样车去拜访他们,过程中有遇到一些中南部的老闆们都很愿意热血相挺,明知道量少做了会亏钱,但他们就会帮你一次。
 
Q:为什么一开始会透过众筹网站平台「Flying V」来推广“Urban Bike”?
 
张:我们的公司不大,因此每一步都是从无到有的设计,这种推广生活风格与理念的设计概念,需要事前宣传,让每个阶段在进行的设计与想法得以分享出去,因此我们运用群眾募资网站平台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卖车,而是为了宣传想法,同时也可藉此观察市场的反应。结果,我们一推出后市场反应很好,首批的20辆,9天就卖光了,于是我们又发起了第二批,也是很快就被订光了。(详细)

Q:怎么看待台湾的自行车市场与环境?
 
孙:2008年创办器研所时,折叠车风气很盛,后来小折退烧后又走入山地车的流行风,基本上,台湾没有适合自行车的环境,自行车之于大眾的日常生活,是很缺乏的,不仅自行车道规划不全,生活环境中也缺乏相关的配套措施。反观欧洲,像是哥本哈根或阿姆斯特丹的自行车文化,就很令人羡慕,很希望有一天台湾也可以有像那样的自行车文化。关于「自行车与自行车道」的问题有点类似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我们相信,只要街上的自行车愈来愈多,自行车的文化与环境就会顺应而生。
 
张:2001年我在伦敦工作,那时伦敦的空气很糟,但这几年伦敦空气品质已经逐渐改善,转折点就是城市大量鼓励人们使用自行车。举例来说,在伦敦,个人用车如果驶入市中心,一次就必须缴交20英镑,开进去后,很多路又不让个人用车通行,甚至也没有地方停车,但相对的,政府也规划了许多配套措施,例如提供大眾交通运输工具和方便的公用自行车,这样实际执行了五六年,市中心交通不仅明显改善,空气品质也逐年好转。在台湾,都会区几乎都是平地,就很适合骑自行车,未来一定可以达到这样的目标。
 
Q:未来想要设计什么样的自行车?
 
张:之后还想设计妈妈载小孩、工人载货等符合各种功能型态的自行车,让自行车愈来愈多元,路上骑车的人愈来愈多,只要自行车在都市里的数量增加,台湾的自行车环境自然就会改善。
 
孙:现在很多自行车的零件我们都找到了,未来就可以把心力专注在设计上,回到生活设计,让设计围绕人的生活,让更多人骑车,希望有一天台湾也有像欧洲一样的自行车生活环境。

关于创始人:

孙崇实毕业于东海大学工业设计系,随后赴意大利Domus Academy攻读工业设计,曾任职橙果设计、华硕电脑,现任器研所研发设计师、东海大学工业设计系兼任讲师。

张博翔毕业于University of Michigan BFA in Industrial Design,曾任职橙果设计、华硕电脑、群联电子,现任器研所产品设计师。

设计师张博翔与孙崇实共同任职橙果设计期间,曾为知名品牌捷安特设计Giant Clip,这款以回形针概念设计的都市折叠自行车,以一个循环不息的圆形回圈贯穿整体,让折叠及停车变得轻松简单,获INNOBIKE创新设计奖等殊荣。

两位设计师的得奖记录 Awards

2012 台湾 金点设计奖年度最佳设计奖 (Gearlab 格稜兰式独木舟划桨)

2012 德国 red dot Design Award(Penpower Q-pen)

2011 美国 IDA(International Design Award)产品设计厨房应用组 铜奖 (Ohmic cooker)

2011 美国 IDA(International Design Award)产品设计替代能源设备组 银奖 (Hydro Generator)

2011 日本 Good Design Award (Penpower WorldocScan 410)

2011 台湾 第十届新创事业奖 优质奖

2011 英国 文化协会之第3届「国际青年创意创业家奖」首奖

2011 台湾 第二届文创精品奖 金奖─JIA x故宫「日常美学─弦纹茶组」

2011 台湾 台北国际电脑展computex创新设计奖 (Penpower WorldocScan 410)

2011 德国 red dot Design Award best of the best (Penpower Ultra Plus/Mac Plus)

2011 德国 iF Design Award(Penpower Ultra Plus/Mac Plus)

2010 日本 Good Design Award (Penpower Ultra Plus/Mac Plus)

2009 台湾 精品金质奖 (Penpower Ultra/Mac)

2008 日本 Good Design Award (Penpower Ultra/Mac)

2008 德国 red dot Design Award(Penpower Ultra/Mac)

2007 德国 iF Design Award(Penpower Ultra/Mac)

为知名品牌捷安特设计的Giant Clip 

该车获得INNOBIKE创新设计奖等殊荣

(文字:mottimes 图片:器研所)

分享至:
document.write ('');